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华尔街在世纪大风暴中浴火重生

2019-01-29 10:46
TAG:

  华尔街在过去一两年及过去几天大起大落的强烈反差,既是一场世纪金融大风暴的生动写照,也是一个金融大变革序幕的开端。一场由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金融风暴无情而又充分地暴露了华尔街在过去年代累积的冷酷与贪婪,傲慢与偏见,自私与堕落。

  在二百多年前由梧桐树下协议演变而成的证券交易所正像华尔街上的铜牛一样是全球金融市场的牛鼻子。华尔街的朝圣者爱屋及乌,把对华尔街的顶礼膜拜转移到了这头牛身上,渴望这头牛能给自己带来财运,以致把这头牛摸得通体发亮。前些年,个别国人带着同样的感情骑在牛身上合影,还遭到国人的集体谴责,认为是对这头神牛的亵渎。殊不知,这头牛在华尔街大师手中,也仅仅是个招牌和道具而已。华尔街大师们的呼风唤雨有时能把这头倔强的牛变成恐怖的熊,正如当下的市场。

  这条小街经历了太多的跌宕起伏,最近发生的金融大风暴也许是1929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叱咤风云的五大投资银行中的三个瞬间消失,全球最大的保险企业轰然倒下,政府隐含担保的两个房贷机构(房地美、房利美)由政府接管,一个个令人敬畏的总裁成了穿上皇帝新衣的金融炼丹术士而原形毕露。在9月18日指数低点时,这场风暴使全球市值蒸发了19.5万亿美元,全球银行为此拨备超过5160亿美元,并将信用利差迅速推高,短期国债收益率压至二战以来的最低点。

  华尔街从希望的春天,走向了绝望的冬天,不是它的愚昧,而是它的智慧。华尔街创造性地发明了给无还款能力的人提供结构性还款方式的次级住房,又聪明地将之证券化,打包卖给追求利差的同行。为追求高额利润,他们像赌徒般不断地放大杠杆,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美林的杠杆比率都超过30倍。为实现超额利润,他们又不遗余力地推动信用违约互换(CDS)业务的迅速扩大,使其规模达到了62万亿美元之巨。为了逃避市场监管,他们高举自由主义大旗,甚至不惜扛出弗里德曼、米塞斯、哈耶克等大师的金字招牌,对于任何干预都傲慢地视为对市场经济原则的侵犯,把疏于监管的格林斯潘捧上了“神坛”。

  贪婪的本性,使他们全然忘却了风险、客户利益、债权人利益和股东利益。这些创新在给机构带来了暴利的同时,这些高管们也分享了巨额财富。甚至在企业倒闭时,都不忘通过合约拿走天文数字的分手费。但恰如哈耶克所写的那几本名著的标题那样,《致命的自负》使他们把自己并把华尔街带向了《通向奴役的道路》。这真是巨大的讽刺,又是巨大的悲剧。两千年前老子所说的“智慧出,有大伪”,看来也适用于21世纪的美国精英们。

  一个新的华尔街是什么面貌?首先它是商业银行与投行的整合,随着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吞并,雷曼投行业务被巴克莱收购,美林被美国银行购并,传统商业银行的势力大增。独立的大型投行只剩高盛和摩根斯坦利,它们形单影孤,且被商业银行并购的传言所困扰。75年前,Glass-Steagall法案将投行与商业银行分开,75年后的这种整合使原有的模式又回归了。

  其次,新华尔街将面对凯恩斯幽灵的回归。自由主义的潜台词是放松监管,鼓励冒险和创新。经历这场风暴后,华尔街必将面对更多凯恩斯式的政府干预、面对更为严厉的金融监管。《今日美国报》9月19日的调查显示,59%的人同意加强对华尔街的监管。首先,信用违约互换将要求更加透明,并实行公开、集中交易。其次,过往用于赚取超额利润的杠杆比例将被限制。最后,高管人员将会接受更多监督。

  第三,新华尔街将面对金融权力中心的削弱和信任度的降低。这场金融风暴重创了美国的金融业,金融权力中心的地位无疑将被削弱,而其中暴露出的无数道德风险,使当前美国两党候选人麦凯恩、奥巴马都不得不表示要“清理和清扫华尔街”。

  第四,新华尔街将面对几个从未出现过的准国有化金融大机构。典型的资本主义市场在危难时期强烈呼唤传统社会主义的国有化,并为国有化欢呼雀跃,这是对标榜自由市场经济的极大讽刺。仅在过去短短的十多天中,美国政府就托管了两房(房利美、房地美)和美国国际集团。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禁止在10月3日前抛空799只金融股,并考虑终止适用公允价值会计办法(fairvalueaccounting),终止适用巴塞尔协议II,布什政府上周末正式请求国会批准可动用上限为7000亿美元的计划,用于购买金融体系中的不良资产,并在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单独设立一个4000亿美元的基金池以保障货币市场的投资者。这是美国金融史上最大的政府干预行动和市场拯救行动,它正在构成21世纪华尔街的最新生态。

  当然,新华尔街还得面对一段相当长时间的信用和债务紧缩,将面对挑战。风暴后的华尔街将会忙于寻找替罪羊,律师们将会因华尔街的官司而忙得不可开交,又高兴得不亦乐乎。

  正如经济学大师熊彼特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时讲的那样,“大萧条仅仅是资本主义经济的一次冷水浴”。浴火重生的华尔街的康复需要时日,但康复后的华尔街仍将是一个具有活力的华尔街,其自私、贪婪将与从前如出一辙,因为那是华尔街的信仰。

  对于已在这场风暴中消亡了的机构,只能用凯恩斯的墓志铭告慰它们:“不用为我悲哀,朋友,千万不要为我哭泣;因为,以后我将永远不必再辛苦;天堂里将响彻赞美诗与甜美的音乐,而我甚至也不用去唱歌”。让我们为它们歌唱吧,它们再也不必为贪婪而去损害客户、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了。(缪建民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