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新闻 > 一周女性国际国内要闻盘点

一周女性国际国内要闻盘点

发布日期: 2021-01-13 22:2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一:日韩媒体接连报道,疫情时代,有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了。(无数女性除了承受着疫情带来灾害以外,在全球两极分化加剧时代、还承受更严重的“次生灾害”:失业、贫困、无偿劳动、家庭暴力……)

  根据CNN报道,在2020年10月,日本女性率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83%,而与此同时,男性率增长了近22%,是前者的四分之一。

  根据《韩国先驱报》报道,2020年上半年,韩国女性率较去年同期有7.1%的增长,在疫情最严重的3-4月,增长率甚至分别达到了17.3%及17.9%。在高速增长的数据背后,可能是一位因性别歧视无法找到全职工作,只好长期在便利店兼职打工的单身母亲,在隔离政策执行后由于没有收入来源而;或许是一位白领女性,在远程工作的同时还需要兼顾洗衣做饭带孩子,因长期的高度压抑而选择一了百了;也可能是一位困于家庭暴力的女性,由于居家隔离与施暴者朝夕相处,得不到有效救助而选择结束生命……

  二: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15日召开了应对低生育和老龄化问题的第四次基本规划,核心原则是提高个人生活质量,减轻养育负担。

  发放养育补贴——从2022年起向0-1岁婴儿家庭每月提供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93元)的育儿补助,到2025年逐步上调至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989元);

  新设“3+3育儿假”制度,即父母双方都为未满1岁的子女申请3个月的育儿假时,每人每月最高可获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9万元)的育儿津贴。

  提高养育支持——到2025年,政府将为多子女家庭提供2.75万套专用公租房,并考虑将多子女家庭的标准从现行的3名以上放宽至2名以上;

  近日,德国教联盟及社会党等主要党派,均同意了一项法案,即要求该国的上市公司至少要有一名女性董事会成员;在德国政府拥有多数股份的企业里,必须有至少30%的董事会席位由女性占据。

  德国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娜·兰布雷希特表示:“这项法律对德国女性来说是巨大的成功,并且不仅为社会、也为企业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根据一项调查,目前在德国DAX指数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中,女性仅占12.8%。相比之下,英国女性担任领导职务的比例为24.5%,美国为28.6%,法国为22.2%,瑞典为24.9%。

  (历史背景——在上个世纪,欧洲几乎所以的企业高层都是男性,女性只占10%左右,所以呼吁男女平等不要性别歧视,可是企业们招聘的时候依然我行我素。国家就开始强制立法,说每个企业高层女性必须占60%,不是这样的话会被罚。这才慢慢改变现状。)

  “婴儿工厂”雇佣男性年轻女性使其怀孕,然后把新生儿卖掉赚钱——男婴卖1000英镑,女婴卖700英镑。店主以让妇女做家政工作为借口骗她们离开自己的村庄,还有少数妇女自愿加入该组织,相信她们会得到报酬,但据调查,她们从未得到过报酬。

  Ritter在一份声明中称,“我和我的妻子已经达成一致,在未来几年,她的职业抱负应该被优先考虑”,并表示将“把自己的时间更多投入到家庭中”。

  一:据统计局网站消息,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9年《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统计监测报告。报告显示,高等教育女生占比超过一半。近年来,中国高等教育快速发展,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由2010年的26.5%快速提高到2019年的51.6%。2019年,高等教育在校生中女研究生人数为144.8万人,占全部研究生的比重达到50.6%,与2010年相比提高2.7个百分点;普通本专科、本专科在校生中女生分别为1567.9万人和392.3万人,占比为51.7%和58.7%,比2010年提高0.9和5.6个百分点。

  二:12月21日,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中国住房发展报告(2020-2021)》。《报告》指出,从总体上看,预计2021全年商品住房价格同比增幅可能在5%左右,商品住房销售面积同比增幅可能将保持正增长并再创历史新高,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速将会有所下降,持续保持在7%左右。

  (主编补充:由于RMB兑美元今年以来一直升值,从最高7.13-6.55=0.58元。0.58/7.13*1300万亿=0.08135*1300万亿=105.75万亿。也就是说在过去的7个月里,整个中国的总资产1300万亿人民币,对比于国际资本,上涨了105.75万亿,其中房地产和股票市场是最直接的受益者。按道理说也是货币国际化的良机。但警惕资产泡沫。)

  近年来,在江浙一带悄然兴起一种新的婚姻形式——两头婚,这种婚姻既不属于男娶女嫁,也不属于女招男入赘。小夫妻成家后依旧与双方原生家庭保持一定“黏性”,通常各住各家。他们一般会生育两个小孩,第一个随父姓,由男方抚养为主,第二个随母姓,由女方抚养为主。在两头婚家庭里,没有外公外婆的概念,小孩对爸爸妈妈的父母都叫爷爷奶奶。

  “两头婚这种社会现象是在计划生育政策下,独生子女家庭催生的一种产物。”杜鹏认为,今后这种形式会跟招上门女婿一样,依然存在,但不会成为普遍现象。由于生育政策的调整,越来越多的二孩家庭出现后,很多家庭对此方面的需求会下降。需求下降,两头婚现象自然会减少。“我个人认为,就目前而言,未来二三十年,大的传统随父姓的格局不会改变。”

  “我也认为,两头婚是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也必然会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渐减少,甚至可能会消失。一方面,全面二孩开放,一个家庭的子女增多,就没有了两家去拼拼的需要。另一方面,社会服务业发展尤其是家政行业的专业化规范化,教育培训行业尤其是幼儿培训的完善和发展,以及未成年人各项保护政策的出台,都会刺激和鼓励小夫妻从原生家庭中独立出来。”杨慧丽说。

  而杨红对此持积极乐观态度。“我觉得未来这种形式可能会增多,我甚至希望它能成为一种主流形式。”在杨红看来,随着教育的普及以及文明素养的提升,人们对婚姻姓氏的态度会越来越开明,这会冲淡人们对于姓氏传承的“执拗”。

  记者注意到,“人们对婚姻姓氏的态度会越来越开明”,是三位律师不约而同提到的共通点。两头婚究竟何去何从,还需交由时间去验证。

  2020年12月22日,王书金故意杀人、一案重审二审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王书金被判死刑,未被认定为聂树斌案真凶。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1994年,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杀人案。聂树斌被认定为凶手,并于次年5月被执行死刑。

  2005年,曾犯下多起杀人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落网,王书金主动供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杀人案的线年,邯郸中院以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和罪一审判处其死刑。

  2020年11月9日,最高院将该案发回重审,王书金被认定4人、杀害3人判处死刑。后王书金提起上诉,上诉理由是法院未认定其为“聂树斌案”线岁女童无力还父债成“老赖”?法院道歉上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