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新闻 > 简短新闻时事素材摘抄(6篇)

简短新闻时事素材摘抄(6篇)

发布日期: 2020-11-20 22:2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将老人送进养老机构,支付一段时间的费用之后,就不管不问了,这样的子女有一个共同的称呼——“甩老族”。前段时间,各地一些养老机构发生多起“甩老”事件,老人家属无一例外都是欠费玩失踪,养老机构又不能把老人赶出去,只能贴钱照顾。像这样的“甩老族”在郑州也有,而一些民营养老机构本身运营就困难,在遭遇这些违背诚信的“甩老”行为之后,不仅维权困难,经营更是雪上加霜。

  “甩老族”的出现,让人心寒,尤其是在已经迈入老龄化社会,且老年人口还在剧增的中国,各地频发“甩老”事件,应该对此引起重视。要让老年人老有所养,让老年人能安度晚年,家庭的作用至关重要,尤其是在中国,传统的家庭养老仍是主流,子孝孙贤,是能让老年人安度晚年的重要因素。“甩老”事件频发,则让人担忧老年人的养老处境。这些“甩老”事件,很多都发生在养老院,子女在把老人送进养老机构后,就不管不问,不再支付费用,而养老院出于人道等各方面考虑,又不可能把这些遭受遗弃而且往往还是病重、羸弱的老人赶出养老院,养老机构为此承担了本应是老人子女承担的费用。而很多养老机构都是民营,这样就给养老院造成了更大的经济和人力负担。

  这样的“甩老”事件越来越多,需要养老机构更为重视对老人家庭条件的调查,看老人子女是为了“甩掉包袱”还是真心为了让老人能更好地安享晚年。当然,这样的措施也无法阻挡那些恶意遗弃老人的不孝儿女。这就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如立法实行老人财产托管制度,让老人入住养老院后,养老机构可申请变更老人的监护权,对老人财产实行托管,用以支付养老费用。同时,也要加大对遗弃老人的不孝子女的追责力度,不能让这些不孝子女遗弃了老人,还能逍遥法外。

  近日,有媒体报道,尽管“网络直播月入百万元”已被证实是个例,但仍有不少人希望通过网络直播一夜成名,其中不乏未成年人。记者调查发现,总体来看,一些知名直播平台有相对严格的认证审核程序,未满18周岁的申请者无法进行直播。不过,仍有不少直播平台的认证门槛较低,没有对年龄进行特别限制,直播间里也不乏低俗内容。

  “没对年龄进行特别限制”,这只是众多网络直播乱象中的一个问题。此前,诸如直播内容低俗、涉黄等新闻时常见诸报端,更有甚者,在从事医疗活动时进行直播,引发社会热议。这些直播乱象,恐怕不能以“好玩”、平台方疏于管理之类的言论来掩盖。

  最近,国内诸多媒体对自称国内极限高空挑战第一人的网络直播博主“极限-咏宁”坠亡一事进行了报道和评论。抛开“极限运动”这一关键词,人们依旧可以发现在这一事件背后,有着网络直播的身影。

  可以说,正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网络直播,是一方蓝海。在这个领域,平台方运作好,便可获得巨大收益;而主播们想方设法吸引关注,也多有收入方面的考量。吴永宁为了吸引更多人关注,“放弃”了安全保护;而一些不谙世事的未成年人,也想通过网络直播收获自己的第一桶金。

  个体的价值选择是自由的,社会无法也不应干涉和强加。但是,社会依然要给予正确的引导和规范,尽可能地让整个网络直播事业向合理、合法与健康的方向发展。比如说限制未成年人进行直播,相关直播平台对此有过努力。早在2016年,多家从事网络表演的主要企业负责人,曾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

  但实际上,限制未成年人注册成为主播的效果并不佳。媒体报道中,就有网络直播经纪人梳理了诸多绕过实名制认证的环节。比如,使用非本人证件,认证刷脸时找身份证持有者本人就可以通过了。

  这足以说明,净化直播平台,仅靠市场自我调节和行业自我约束是不够的。相关管理部门应该加强监管,对现有的直播平台进行排查登记,保证直播平台实名注册流程的严格实施,引导网络直播健康发展。

  昨天,《人民日报》登载一篇题为“互联网上‘奇葩’险种频现,商家卖‘鹿晗恋爱险’”的报道:不久前,明星鹿晗和关晓彤公布了恋爱消息,粉丝沸腾。网上马上有商家开始销售“鹿晗恋爱险”,每单保费11.11元,承诺如鹿晗关晓彤一年后仍保持恋爱关系,商家便支付双倍金额,不少粉丝竟然投保。

  《人民日报》文章用了奇葩险种来表述非常贴切。不过,从金融角度分析,什么叫做有毒金融产品与有毒金融创新,这就是有毒与无聊的金融创新。

  互联网金融、科技金融以及未来的区块链金融是金融业发展趋势。但不可否认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这本身没有什么奇怪的,新技术可用于促进人类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同样,新科技也会被不良分子利用来破坏经济健康发展甚至违法犯罪。

  网络金融引发的这轮金融创新虽然在全球蓬勃发展、方兴未艾,但是在中国对网络金融创新却引发了较大争议。焦点在于一些金融创新严重背离支持实体经济的目的。经济决定金融,有什么样的经济就有什么样的金融。而一些脱离经济基础的金融创新已经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终结果是恶意炒作金融现象与概念,跟风追星利用金融手段炒作概念,最后是酿造较大金融风险。这种所谓的金融创新对实体经济,对社会民众,有百害而无一利,只能助长社会经济金融滑向败坏社会风气,恶化金融秩序,酿造金融风险,给恶意炒作金融概念以示范效应的结局。这样的金融创新就是有毒的金融创新。

  更加重要的是,有些完全是穿着金融创新马甲、打着金融创新幌子的假创新,甚至其本质是一种隐蔽的行为。比如,鹿晗和关晓彤的分手险种,就明显具有性质。还有许多奇葩的险种:违章贴条险、熊孩子惹祸险、扶老人被讹险、忘穿秋裤险、美厨娘关爱险、肠胃险、痘痘险……险种之多之奇,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大多数奇葩的互联网保险费用并不高,便宜的仅需1元,“毛毛雨”随手投;多的百十元,花得也不心疼。此外,很多险种提供定制化“套餐”,微信、支付宝就可以转账。于是,“我的保险我做主”,个性化、去中介化,使其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的热捧。有数据显示,互联网保险70%以上使用者为“80后”到“90后”的年轻人。

  其实,互联网奇葩保险正是借助于互联网这个平台才给其提供了最佳机会。虽然保费不高,年轻人甚至以玩耍娱乐的心情投保。但必须清楚的是,互联网经济平台的一个特点是规模经济本质,依靠大的粉丝与流量把业务做大的,以量取胜是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制胜法宝。一句话,互联网保险平台赚得并不少。

  最担心的是,除了演变成工具以外,一些险种已经涉嫌和非法集资嫌疑。一些险种并非保险机构开发、销售,保单毫无法律效力。所谓保单,不过是商家自行印制的一张纸,若该险种大卖后商家卷款跑路,哪里还有礼金可追?对这类野鸡保险公司,监管部门应该立即介入,严肃查处!

  不可否认,随着互联别是移动互联网等网络新经济的发展,伴随而来的网络金融方式、手段、产品、渠道与创新会层出不穷。除了必须加强监管,还要加强投资者的教育与培训,增强投资者的抵抗力与鉴别力,这也是完全与必要的当务之急。

  实现“网络文学+”良性发展,需要建立起更为完善的评价体系,提升整个行业的知识产权意识,同时营造更为健康向上的互联网环境、夯实自身的文化基因。

  网络文学出现在中国互联网世界已有20个年头。日前,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吸引人们思考网络文学的使命与未来。而本届大会“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的主题,也意图引导网络文学正向发展,构建网络文学发展生态圈。

  由最初的网友自娱自乐,到如今由网络小说转化出版图书,改编为影视作品、游戏、动漫及相关产品,进而带火大众娱乐市场,打造出“互联网+”的庞大产业,网络文学在中国的发展令人惊叹。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不久前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

  截至今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53亿,其中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为3.27亿。经过20年培育,中国网络文学市场实现了内容和用户层面的双爆发。与此同时,随着网文IP对影视、游戏等行业的影响力不断加强,网络文学已经进入融合发展时代。

  网络文学的异军突起,根植于文学的多元空间。作为一种原创文学和大众文学,网络文学表达比较自由、题材更加丰富,从其出现之日就吸引了为数众多的读者。

  很多人是从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感受到网络文学的魅力,此后又出现了诸如仙侠、盗墓、探险、玄幻、穿越等多种类型题材,诞生了《悟空传》《鬼吹灯》《甄嬛传》《诛仙》《步步惊心》等一批网络爆款小说。目前,网络文学已经实现了多点输出,比如今年的超级剧集《春风十里不如你》《军师联盟》等,已经实现了影视作品和网络文学的内容联动,观众在追剧的同时也能阅读原著小说,实现了以网文IP为核心的全链路生态。

  11月23日,美股上市公司红黄蓝幼儿园事件曝出引发了一片愤怒和。虽然最后经调查发现有不少的造谣成分,但幼儿园监控因多次断电致监控视频损坏也引起其反思。园方承诺“对幼儿园监控系统进行全面升级,确保做到无死角不间断实时监控。”

  国家在4月也颁布了《关于加强中小学幼儿园安全风险防控体系建设的意见》,其中包括“做到公共区域无死角”,“有条件的要安装周界报警装置和一键报警系统”。同样的老师和家长也提出了校园安全需求,为此,安防企业积极展开布局,采用先进设计理念,定制化地开发校园应用,弥补传统监控的不足,为学校、为老师、为学生打造平安校园,智慧校园。

  2016年11月3日凌晨,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江歌被害,该案件在2017年12月20日下午宣判,陈世峰最终被判有期徒刑20年。在这一年中,江歌案一直备受关注,与此同时,关于留学生在海外的安全问题也成为了社会关注的焦点,不仅江歌,近年来随着中国留学生数量的增加,留学生在海外发生安全事故也越来越多,海外人身安全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