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新闻 > 《大学生》杂志社社长钟岩:“朋友身份导师实

《大学生》杂志社社长钟岩:“朋友身份导师实

发布日期: 2019-11-05 08: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自1999年高校扩招以来,我国高校入学人数几乎呈几何级数的增长。截至2004年12月,我国高校在校人数已达到2000万人,目前我国在校大学生人数已居世界首位。伴随大学生不断增加,其对文化读物的需求也不断增长。在2004年5月中旬举办的全国高校学生媒体论坛上,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大学生心目中最有影响力的报刊”前10名中,《大学生》杂志作为期刊排在首位。在信任背后,杂志的发展历程是怎样的,2006年杂志又会有哪些新举措?记者日前走访了《大学生》杂志的社长钟岩。在她的讲述中,我们看到了一本始终坚持主流价值观的杂志。

  记者:钟岩同志,据我们了解,《大学生》杂志在2004年5月全国高校媒体论坛上,被评为大学生心目中最有影响力的报刊并排在期刊第一位。能取得大学生如此厚爱和信任,《大学生》杂志一定经历了艰难曲折的发展历程?

  钟岩:16年来,《大学生》经历了一段艰难创业的的发展历程,办刊理念也随时代而融入新的内涵。1988年,杂志正式创刊,刊名是《大学生》,由中央处委托北京市委主办,首任主编林浩基。徐惟诚、王光、同志先后任市委期间,均非常重视《大学生》杂志的生存与发展,1990年,王光同志提出《大学生》应当做大学生的朋友,明确了杂志的办刊宗旨:“朋友身分,导师实质”。

  “朋友身分,导师实质”,是一个很高,而且并不容易真正达到的境界。《大学生》的创业者们始终遵循市委要求,向着这个很高的境界去努力。

  最初的办刊理念是使《大学生》成为一个桥梁,增进大学生与政府之间的对话和沟通。这个阶段一直持续到90年代,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面对着越来越激烈的人才竞争,大学生非常关心自己的命运前途。针对他们面对前途和命运比较矛盾的心理,我们及时调整办刊理念,更加贴近学生,更加实用。我们的发行量也由此达到了18万份。刊名改为《中国大学生》。

  记者:2005年,《大学生》有了全新的面貌,由原来的月刊改为了双周刊,两本刊物的主题又各有特色,刊物的办刊理念和定位是否发生了变化?

  钟岩:从1999年到2003年,《大学生》的发行每月都以20%的速度递增,那时我们一听到发行商报数,就感到开心。其中深刻的原因,大概是杂志真正融入到了读者成长的生命过程里面,原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刘述礼同志高度概括为“为青年学生的生存、发展、成才提供前瞻性的服务”。杂志划转到集团后,蔡赴朝部长又一次明确了办刊方向性的问题:“要进一步贴近大学生生活,积极反映他们所关心的实际问题,把指导、引导和服务紧密结合起来,把办刊和开展受大学生欢迎的社会活动结合起来。”这成为新时期我们杂志不断努力获得的核心竞争力。

  把“生存”摆在首位,“贴近”他们的生活,看来标准很平易,但却颇得人缘。原因在于,今天大学生的总数已达到了破纪录的2000万人,他们作为学生,也作为大众、而不是原来的精英,有着多种需求,但是最能打动“大众”的是什么?是关乎他们切身利益的服务,比如信息的筛选、眼光的开拓、胜人一筹的建议……《大学生》只抓住一个方面就可以打动他们,而我们抓住的恰好是他想“”的这个主要方面。我们不是向他卖一本杂志,而是在销售一种建设性的立身的信念、一个做人的立体化的服务。

  在表现手法上,当代青年最为反感你比他高明,因此我们在编辑的过程中也有一个较大的忌讳:不在杂志的栏目和字里行间出现诸如“本刊策划”等主观色彩强烈的字眼,它易使这一敏感的读者群体误会你在制造概念。当编辑偶尔发出“我最近好像被掏空了”的慨叹时,我们会立刻纠正这样的念头。因为“地球每天转动,大事每天发生”,信息之树常青,编辑记者的职责和深度就是进行发现、判断,而切忌把几个人关在小屋里绞尽脑汁,冥思苦想。

  记者:《大学生》杂志复刊后经过近两年的努力,得到了大学生的普遍认可,2006年,《大学生》将会有哪些新的举措来更好地为大学生们服务?

  钟岩:2006年,《大学生》杂志将改为一月三本刊。一本是“能力博士”,它已经是品牌了,侧重于“服务”,给大学生提供非常实用的指导。由资讯评论员来评点,把握方向。另一本是替代原来的“成功参谋”的“中国校园”,它更加综合、更人文化、更富有青春气息,涵盖校园生活的各个方面。第三本是“时尚英语”,我们现在的英语专栏过于综合,读者们反映希望增加英语的内容。我们根据大学生的需要,将这本“时尚英语”的英文内容增加到60%以上,中间夹了一部分中文内容。这本刊的定位区别于《疯狂英语》等现有畅销的英文杂志,更加贴近时代和生活,力主编辑亲自组稿,而不是去贩卖书上和网上的剩饭,同时加大图片的分量,就像看图说话一样,目标是首先引发起阅读的兴趣。总之我们的目的是让大学生们完全利用英语工具来了解世界。

  记者:杂志从一月出两本改成出三本,重新定位,这涉及到一个理念问题。这次改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当今大众传媒时代已向窄众时代转化,我们的定位也要相应的有所变化。《大学生》杂志要有所创新就要舍弃一些东西,这包含两个层面。第一,在受众上,我们舍弃了研究生读者。中国2000多万的在校大学生,教委所管的70多所高校中,研究生超过本科生,假若本科生有1万人,研究生就有1.2万人。但我们杂志紧盯的是大一、二、三的学生。也就是说《大学生》杂志主观上我们不是给研究生办的,也许有些研究生或者年龄更大的人还在看,有读者说他们从本科一直看到现在,有一种亲切感,通过杂志他们能回忆起大学时的美好年华。

  第二,在内容上,我们舍弃了一些综合性的内容,比如说娱乐、体育、音乐、旅游,这些都是大学生喜爱的话题,但是我们在办刊内容上始终把学生切身关心的成长做为主题。我认为杂志的观点应该代表主流的价值观、代表能够认可主流价值观的读者群,作为《大学生》杂志,如果我们只关心怎么吃喝玩乐,那就偏离了主流的价值观和本应关注的问题。我们坚持主流价值观,这种趋向也得到了大学生的认可。

  钟岩:一本杂志,最难得到的是影响力资源,也就是把杂志的影响力做大。这首先还是我们刚才说的主流与非主流的问题,定位始终要明确。比喻不一定恰当,就像唱戏,你是青衣,不是花旦。比如说大学生里也发生一些明星暴力事件,有一些媒体就跟踪报道甚至炒作这些事,这样也许会增加当期的发行量,但是影响力资源没有从战略角度作起来。老是津津乐道这种事情,媒体的影响力在读者的心中分量就比较轻。

  我们与某些同类型杂志的区别在于,我们特别坚持主流的价值观,我们关心命运这根本的东西。学生为何认可?因为我们给他们提供服务。为此很多国际一流大学的校长也认可我们,像耶鲁、牛津、奥克兰等的校长都成为我们杂志友情深厚的朋友,不少国际媒体或投资人也非常关注我们。这就是主流与非主流的区别,不光在于杂志发行量有多大,而是杂志的影响力资源、含金量有多大。发行量指标是其中之一。

  记者:《大学生》是办给年轻人阅读的杂志,而这个群体是最具有新锐思想和超前意识的群体。据有关调查,互联网正取代传统媒体成为大学生获得信息的首要来源,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钟岩:所以更不能关起门来单单只想怎样把杂志做好,这不符合时代的潮流。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的调查,截止到去年上半年,中国有1亿多的网民,35岁以下占65.5%,其中大学生又占了非常重要的位置。面对严峻的挑战,《大学生》杂志不能再把自己仅仅看作是一个平面媒体,把自己放在这个被动的位置上挨打。互联网是所有人的共有财产,谁都可以做。如果把自己关起来办刊,那我只有平面媒体这一种资源。其实杂志的影响力资源有两个标志:一是你在主流读者、广告商心目中的位置;二是不要把一本杂志当作一个平面媒体来做,而要立体地做,杂志只是其中的一个平台。《大学生》杂志就是根据这两个标志,通过三个思路的战略发展方向来做的。

  第二是做一本能够听的、零距离的大学生杂志,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我们在2005年4月创办了中国大学生国际讲坛,第一讲是李开复,第二讲闾丘露薇,第三讲是龙永图……都是大学生们喜欢的知名人物。由此,中国大学生国际讲坛作为《大学生》杂志的一个能够听的、零距离的热门“杂志”受到大学生们前所未有的欢迎。比如说李开复的演讲,在、北大、清华、北京交大演讲后,接着又到全国各高校演讲了十几场,听众6万多人。大学生通过李开复等人的全国演讲更加了解了《大学生》,提高了杂志的知名度,又给杂志带来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国际讲坛开讲6个月以来,在全国各地反响特别热烈,10万多学生听了演讲、100多所高校向我们的讲坛发出邀请。

  第三是网络,我们的网站除了杂志的精彩看点外,还免费提供了大量考研、留学等方面的信息,尤其是开通了中国大学生论坛,论坛已经拥有注册会员近5万名,日均发帖量1000篇左右,每月20万人次点击、40万人登陆。中国有60万个网站,2年前我们还排在13万位,现在是7万位。最近,Google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李开复博士又将他的“开复学生网”全权委托我们管理、编辑,进行合作,这将会更快地提升我们网站的知名度。李开复博士长期坚持在线为中国大学生解答学习、情感和职业等方面的问题,深受大学生敬佩。通过两个网站的紧密合作,我们将更好地为大学生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