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社会 > 你还记得自己傻乎乎的19岁在干什么吗?

你还记得自己傻乎乎的19岁在干什么吗?

发布日期: 2020-10-19 00:3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这有多厉害呢?要知道上次有20岁以下年轻球员在世界杯淘汰赛中一场打入两球,还要追溯到1958年的球王贝利了。

  有人从头到尾都把姆巴佩的名字错听成98K,但是这场比赛夸他是人形98K一样的存在,一点也不夸张。

  此情此景让坐在电视机前的人不禁摸着自己的小肚腩汗颜:看看人家的19岁,再想想自己19岁的时候在干吗……顿时回想起被《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支配的恐惧。

  就像我们在英语足球解说里听到这个大杀四方的姆巴佩被称为“teenager”(青少年)时,明明没什么问题,却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19岁是属于少年年纪的小尾巴,是还没有线字头的青年时光,是一个刚刚真正和世界打了个照面的年纪。

  但是19岁的人,又已经在成年人的门槛里呆了一年,无论是法律上还是常识上,都对“对自己负责”这件事多了点现实的理解。

  而且马上进入20岁的紧迫感,和这个节点上各种人生选择带来的变化,会让19岁成为一个交织着青涩和的过渡时期,它呈现出什么样的样子都挺可爱的。

  法国淘汰阿根廷这场比赛,也被人们感叹为新老球王的交接——31岁的梅西被沙滩上的后浪冲出了世界杯,可是我们没有忘了他也曾在19岁开始走上球王之路。

  我们这些普通人当然不是梅西,可是却也常常在19岁对自己寄予厚望——哪怕它源于对自己过于厚重的滤镜。

  学中文的,怀着一腔文人的创作热情,觉得自己虽然离诺贝尔文学奖有点远,但把郭敬明挤下销量榜还是可以努努力的。

  就连在学校足球队踢个后卫,都觉得自己是马尔蒂尼附体,自信满满地认为全操场姑娘的目光肯定都集中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19岁的年纪不自信张狂,还有什么时候可以呢?离生活的重担还不够近,只觉得人生新阶段像一个看不完的万花筒,而它被自己牢牢握在手里。只有在那个年纪,会觉得全世界的阳光都洒在我身上。

  尤其对我们的社会来说,19岁是考上大学后的第一年,是理想和现实发生碰撞、但前者还有条件熊熊燃烧的年纪。

  刘强东19岁的时候,之所以选择去读社会学,是因为听了高中老师的话,想要以后“从政,改变社会”。

  李彦宏19岁的时候,报北大的专业没有选择他最擅长的计算机,却选了信息管理,因为他对这个时代有自己的判断和坚信:把计算机和别的应用结合起来,一定更有用。

  这种心态其实在任何人群中都很普遍:出于对某种理想状态的追求,或是受到环境的感染,19岁的年轻人特别容易热衷于某种浪潮,执着于自己的判断。

  全民创业大潮里,学校里的年轻人兴冲冲地赶在浪头上。多少学没读几年,自己创的业都已经搞了四五份。

  内容创业的风口上,不满20岁的年轻人成了公众号普及率最高的人群,几乎人手一号,一时间人人都身处风口中心。

  虽然看起来有点盲目,可是这个年纪的信条本来就是这样——有趣的事情就要尝试,有风险的成功也甘愿冒风险。反正失败了又有什么怕的呢?19岁,来日方长,正是能很有底气地拿年轻当自己的垫脚石。

  毕竟等再过两年,可能就打不过自己的懒惰了,一个劲儿地找借口了:我现在做还来得及吗,万一失败了成本太高了……

  比如备受宠爱的花滑少年羽生结弦,19岁就在索契冬奥会上夺得金牌。大约一年后接受采访时他说,自己参加完下届奥运会、再拿一次金牌就会退役,这是从小就决定的。

  转眼四年过去,羽生结弦在奥运会蝉联冠军,粉丝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今年他直言自己不会退役,未来要进行更高难度的挑战。

  人年纪越大,越难免有这种“真香”的时候。毕竟年轻的时候可能想不到,后面的旅途上还会遇到更多让人欲罢不能的精彩。

  很多人19岁时的心智,比这可偏执多了——好像早早地给自己的人生认定了一个结局,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性了。

  这种“我觉得”,不是小时候觉得自己能上清华北大的那种“觉得”,而是真的基于当时的心情,钻进牛角尖下的结论,一点点小波动都当成永恒的惊涛骇浪。

  19岁的小年轻,最容易觉得自己“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一把鼻涕一把泪,嚷嚷着自己逝去的青春、念叨着错过的人,仿佛人生终结在此。

  怪不得人回头看自己大学时的喜怒哀乐,总会觉得傻得可笑又可爱。连20年都没活够的人,哪有那个眼界能看到未来N个20年的人生里变数有多少呢。

  在这个年纪,人往往开始逃离旧环境的保护,会开始受到挫折,会发现原来自己力不能及的事情有那么多。

  比如上了大学才发现自己的高中成绩不值一提,参加了实习才发现自己的社会经验只是花拳绣腿,认识了更多的人才发现原来自己曾经的视野那么狭隘。

  当年19岁的章子怡和刘烨在中戏读书时是难兄难弟,“业务能力”最差的两个人只能抱团取暖。即便这样,章子怡还是在和刘烨蹦迪的时候开开心心地说,“你说咱们以后要是当大明星了,咱们再过来蹦迪,那感觉肯定不一样!”

  今年19岁的杨超越,为自己说出那番争议极大的豪言壮语——“我粉丝给我投的,我不怕”,大概也是有种傻乎乎的莽勇。这个年纪,能搏的东西太多了,恐怕是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好怕的。

  因为受过的挫折、见识过的丑陋毕竟还不及正常水平的N分之一,只要一想到相信自己、相信这个世界,总有一天能过上想要的生活,用不了多久就能原地复活。然后再用这个年纪独有的一腔孤勇安慰自己:

  甚至哪怕挫折一个接一个,年轻人也会有种一边犯贱一边享受的积极心态。什么事都可以慢慢来,慢慢从坑里爬起来、慢慢习惯不一样的一切,反正时间还有的是。

  就像陈奕迅被问到“17岁在做些什么时”他大笑着回答“我在做梦啊”,20岁前的年纪大概都是如此。

  不管在做什么,处于成功或失败,人尽皆知的大明星还是默默无闻的普通人……虽然人和人19岁选择走的路不一样,成就更不一样,可是心态却未必没有共通之处。

  越靠近真正世界的大门,做梦就越发没法那么单纯,多了些世俗的野心和天真的无知,和一腔随机发射的热情。

  用不了多长时间,很多转折可能就会发生——挫折会让野心黯淡,经验会让无知收敛,冲动自信和热情可能也会慢慢归于冷静、现实和学会了世故的妥帖。

  正是因为如此,傻里傻气的19岁在回头看时显得有点珍贵——毕竟那时候,我们都相信人生最好的时光就在眼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