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社会 > 禁毒神探“三哥” 让毒贩哆嗦

禁毒神探“三哥” 让毒贩哆嗦

发布日期: 2020-03-26 02:4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三哥”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禁毒中队的一名探长,自2013年调入禁毒中队至今,他已抓获各类涉毒人员千余名。“三哥”本名姓马,在家里也不行三,但因办案时大有拼命三郎的劲头,所以得此绰号。他左臂上一个深褐色椭圆形环状疤痕,恰好证明了这一点。去年1月,“三哥”在贴身抓捕一名尼日利亚籍毒贩时,被对方狠狠咬下了一块肉,“三哥”硬是忍住剧痛没有撒手。

  因为皮肉被咬掉,左臂上的伤当初用了28天才基本愈合,最后留下一块难看的疤。每逢刮风下雨、潮湿天气,牙印处隐隐发作的刺痛还是经常会提醒他——这里受过伤。

  抓捕行动发生在去年1月。当天“三哥”作为行动的总指挥,部署对一名尼日利亚籍毒贩进行收网。

  这名贩子很是狡猾。在前期的侦查工作中,“三哥”基本摸清了他的活动规律:每次交易时,这名毒贩几乎不会把毒品带在身上,而是提前藏在约定的交易地点附近的某个地方。跟买家见面后,他会先观察是否有人尾随或者盯梢,在确定安全的情况下,他会上车指引买家继续往前开,到藏毒地点取回毒品完成交易。

  收网行动当天,“三哥”在约定的交易地点前方的两条岔路上各设了一个点位,安排便衣设伏。他则带着两名辅警开车垫后,指挥布阵。根据计划,不管这名毒贩走哪一条路,他们都可以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可偏偏当天这名毒品贩子改了路数,将带在了身上。买家开车到了交易地点,毒贩上车后迅速在车内完成了交易,之后便准备下车离开。

  尾随在后的“三哥”很快发现情况不对:毒贩到不了前面的设伏点了,必须当机立断,立即实施抓捕。

  就在毒贩要下车的时候,“三哥”一脚油门,从后向前斜切过来,用自己车辆的左侧封堵在对方车辆的副驾门外,此时两辆车之间只留有一个狭小的夹角。

  由于左侧车门打不开,“三哥”身手敏捷,越过副驾一蹿下车。他身高1米8,体型精瘦,一身的腱子肉。年轻的尼日利亚籍毒贩则比他还高还壮。

  毒贩下车拔腿想跑,“三哥”从侧面一把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双臂死死扣住对方的颈部。

  毒贩急了。为了摆脱束缚,毒贩一偏头对着“三哥”的左上臂一口咬了下去。“三哥”忍着剧痛不敢放手,生怕对方跑掉。毒贩便也死死咬住不撒嘴。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不下一分钟,直到前方的设伏人员接到讯息赶过来支援,才合众人之力将毒贩拿下。毒贩被抓后,“三哥”第一时间就被带去做了身体检查。

  在2015年的一次抓捕行动中,“三哥”和一位派出所副所长被反抗的毒贩抓伤了手臂。后来该毒贩被查出患有艾滋病和梅毒。幸运的是,他和这位副所长后经检查均未中招。

  这一次是咬伤,比起抓伤要危险得多。虽然后经检查,这名尼日利亚籍毒贩身体一切正常,没有传染性疾病,但有了老婆和孩子的“三哥”还是为此后怕了好一阵。

  “三哥”今年37岁。因工作成绩突出,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荣获个人嘉奖8次,从2015年到今年,连续三年被评为朝阳分局优秀党员。

  16年前,当时还在警校上大学的“三哥”因为看了一部关于缉毒的纪录片内心受到极大的触动。一名缉毒在云南边境与毒枭的搏斗中殉职的画面,激起了二十出头的“三哥”一腔热血。当年就连他毕业论文的内容也是跟打击毒品犯罪有关。

  毕业后,“三哥”进入公安队伍从事刑侦工作。第一次参与抓捕毒贩的经历“三哥”至今记忆深刻。当时,他们从一个家庭旅馆里抓获多名吸毒人员,其中一人为了立功供出了毒贩的线索。该名吸毒人员出面做诱饵,与毒贩将交易地点约在了南城的一条街道上。“三哥”跟着师傅、总共五六个便衣在附近扮作路人设伏。

  “三哥”说,自己当时没经验,还想着两人见面估计得先聊会儿再有所动作。他距离二人交易的地方也就五六米远,但就在他还什么都没看清的时候,一旁他的师傅、一名有着十几年缉毒经验的老民警李江波说了句“交易完了”,便冲过去抓人了。原来,二人见面一句话都没说,就只一错身的工夫便手递手完成了钱货交易。遗憾的是,去年6·26期间,“三哥”的师傅——朝阳禁毒中队副队长李江波因工作劳累突发脑干出血与世长辞。

  此后多年,在和毒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三哥”不断积累经验。2010年前后,“三哥”将精力主要投入到打击网络毒品犯罪中,后来更是延伸到陌陌、微信等社交软件,并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互联网毒品犯罪的打击办法。2013年前后,朝阳分局禁毒中队利用“三哥”总结的办法,打击了一大批互联网上的涉毒人员。

  为了抓捕毒贩,“三哥”经常要乔装打扮,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吸毒的人。早些年,他会穿身西装夹个包,让自己看起来像一名商人。后来吸毒群体越来越杂。如果是面对混“时尚圈”的,他可能会打扮得嘻哈风一点;如果是在城乡结合部,他可能会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外来务工人员。

  2013年,“三哥”正式调入朝阳分局禁毒中队。截至今年6月,他带领的探组成员已破获涉毒案件50余起,抓获各类涉毒人员1000余人,共打掉涉毒犯罪团伙9个,缴获各类毒品60余公斤。

  2016年,“三哥”抓过的一个毒贩令他印象深刻。这是一个三十六七岁的男子,就住在国贸附近的一个高级公寓里。该男子在留学期间接触过大麻,回国后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到创意总监的位置,收入不菲。业余时间,他喜欢出入酒吧和一些高级会所,在这些地方认识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吸毒人员,加入了圈子,继而接触到了K粉、等。为了维持奢靡生活和消费水准不降低,他走上了以贩养吸的路。

  不得不说,“三哥”能将此人抓获得益于朝阳群众的举报。这些年,在朝阳警方的禁毒工作中,朝阳群众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

  今年3月31日,朝阳群众app正式上线。截至目前,通过app的举报,“三哥”所在的朝阳禁毒中队已打掉涉毒人员30余名。

  在“三哥”的“对敌经验”中,毒品贩子里惯犯较多,相应的反侦查能力也较强。

  以前,毒品交易都是面对面进行,毒贩经常会变换交易地点、交易时间等,在暗中观察,稍有风吹草动便会终止交易。这几年,随着公安机关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毒品贩子也在另辟蹊径,从面对面变成不见面,将毒品交易做得越来越隐蔽。

  就在不久前,“三哥”和探组成员刚刚抓获了一对中年夫妻,男子是贩毒的惯犯。他通过微信收钱后,让妻子提前半个多小时将装有1克海洛因的小包藏在了一个地方,然后电话遥控买家去寻找。

  经朝阳群众举报,“三哥”提前得到消息,在涉及的交易范围内布置了多个点位,安排便衣秘密录像。得知买家拿到毒品后,他们通过翻看录像内容发现是一名中年妇女到此藏毒,并通过追踪沿途的监控探头,发现该女子藏毒后在附近兜了好几圈才回家。

  该女子就是这名毒品惯犯的爱人。该毒贩为了防范抓捕甚至在自家门口安装了监控探头,随时观察楼道内的动静。“三哥”带着人在毒贩家门口避开监控的位置蹲守了两三个小时。户门突然打开,在那一瞬间,他暴起抓住门,其他人则冲进屋,将夫妻二人抓获,当场起获海洛因100克。夫妻俩有个孩子,正在上大学。孩子当场质问父亲:“爸,您跟我说实话,我妈这回参与了吗?”

  “三哥”说,这样的家庭里还能培养出这样的大学生,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三哥”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禁毒中队的一名探长,自2013年调入禁毒中队至今,他已抓获各类涉毒人员千余名。“三哥”本名姓马,在家里也不行三,但因办案时大有拼命三郎的劲头,所以得此绰号。他左臂上一个深褐色椭圆形环状疤痕,恰好证明了这一点。去年1月,“三哥”在贴身抓捕一名尼日利亚籍毒贩时,被对方狠狠咬下了一块肉,“三哥”硬是忍住剧痛没有撒手。

  因为皮肉被咬掉,左臂上的伤当初用了28天才基本愈合,最后留下一块难看的疤。每逢刮风下雨、潮湿天气,牙印处隐隐发作的刺痛还是经常会提醒他——这里受过伤。

  抓捕行动发生在去年1月。当天“三哥”作为行动的总指挥,部署对一名尼日利亚籍毒贩进行收网。

  这名贩子很是狡猾。在前期的侦查工作中,“三哥”基本摸清了他的活动规律:每次交易时,这名毒贩几乎不会把毒品带在身上,而是提前藏在约定的交易地点附近的某个地方。跟买家见面后,他会先观察是否有人尾随或者盯梢,在确定安全的情况下,他会上车指引买家继续往前开,到藏毒地点取回毒品完成交易。

  收网行动当天,“三哥”在约定的交易地点前方的两条岔路上各设了一个点位,安排便衣设伏。他则带着两名辅警开车垫后,指挥布阵。根据计划,不管这名毒贩走哪一条路,他们都可以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可偏偏当天这名毒品贩子改了路数,将带在了身上。买家开车到了交易地点,毒贩上车后迅速在车内完成了交易,之后便准备下车离开。

  尾随在后的“三哥”很快发现情况不对:毒贩到不了前面的设伏点了,必须当机立断,立即实施抓捕。

  就在毒贩要下车的时候,“三哥”一脚油门,从后向前斜切过来,用自己车辆的左侧封堵在对方车辆的副驾门外,此时两辆车之间只留有一个狭小的夹角。

  由于左侧车门打不开,“三哥”身手敏捷,越过副驾一蹿下车。他身高1米8,体型精瘦,一身的腱子肉。年轻的尼日利亚籍毒贩则比他还高还壮。

  毒贩下车拔腿想跑,“三哥”从侧面一把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双臂死死扣住对方的颈部。

  毒贩急了。为了摆脱束缚,毒贩一偏头对着“三哥”的左上臂一口咬了下去。“三哥”忍着剧痛不敢放手,生怕对方跑掉。毒贩便也死死咬住不撒嘴。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不下一分钟,直到前方的设伏人员接到讯息赶过来支援,才合众人之力将毒贩拿下。毒贩被抓后,“三哥”第一时间就被带去做了身体检查。

  在2015年的一次抓捕行动中,“三哥”和一位派出所副所长被反抗的毒贩抓伤了手臂。后来该毒贩被查出患有艾滋病和梅毒。幸运的是,他和这位副所长后经检查均未中招。

  这一次是咬伤,比起抓伤要危险得多。虽然后经检查,这名尼日利亚籍毒贩身体一切正常,没有传染性疾病,但有了老婆和孩子的“三哥”还是为此后怕了好一阵。

  “三哥”今年37岁。因工作成绩突出,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荣获个人嘉奖8次,从2015年到今年,连续三年被评为朝阳分局优秀党员。

  16年前,当时还在警校上大学的“三哥”因为看了一部关于缉毒的纪录片内心受到极大的触动。一名缉毒在云南边境与毒枭的搏斗中殉职的画面,激起了二十出头的“三哥”一腔热血。当年就连他毕业论文的内容也是跟打击毒品犯罪有关。

  毕业后,“三哥”进入公安队伍从事刑侦工作。第一次参与抓捕毒贩的经历“三哥”至今记忆深刻。当时,他们从一个家庭旅馆里抓获多名吸毒人员,其中一人为了立功供出了毒贩的线索。该名吸毒人员出面做诱饵,与毒贩将交易地点约在了南城的一条街道上。“三哥”跟着师傅、总共五六个便衣在附近扮作路人设伏。

  “三哥”说,自己当时没经验,还想着两人见面估计得先聊会儿再有所动作。他距离二人交易的地方也就五六米远,但就在他还什么都没看清的时候,一旁他的师傅、一名有着十几年缉毒经验的老民警李江波说了句“交易完了”,便冲过去抓人了。原来,二人见面一句话都没说,就只一错身的工夫便手递手完成了钱货交易。遗憾的是,去年6·26期间,“三哥”的师傅——朝阳禁毒中队副队长李江波因工作劳累突发脑干出血与世长辞。

  此后多年,在和毒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三哥”不断积累经验。2010年前后,“三哥”将精力主要投入到打击网络毒品犯罪中,后来更是延伸到陌陌、微信等社交软件,并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互联网毒品犯罪的打击办法。2013年前后,朝阳分局禁毒中队利用“三哥”总结的办法,打击了一大批互联网上的涉毒人员。

  为了抓捕毒贩,“三哥”经常要乔装打扮,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吸毒的人。早些年,他会穿身西装夹个包,让自己看起来像一名商人。后来吸毒群体越来越杂。如果是面对混“时尚圈”的,他可能会打扮得嘻哈风一点;如果是在城乡结合部,他可能会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外来务工人员。

  2013年,“三哥”正式调入朝阳分局禁毒中队。截至今年6月,他带领的探组成员已破获涉毒案件50余起,抓获各类涉毒人员1000余人,共打掉涉毒犯罪团伙9个,缴获各类毒品60余公斤。

  2016年,“三哥”抓过的一个毒贩令他印象深刻。这是一个三十六七岁的男子,就住在国贸附近的一个高级公寓里。该男子在留学期间接触过大麻,回国后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到创意总监的位置,收入不菲。业余时间,他喜欢出入酒吧和一些高级会所,在这些地方认识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吸毒人员,加入了圈子,继而接触到了K粉、等。为了维持奢靡生活和消费水准不降低,他走上了以贩养吸的路。

  不得不说,“三哥”能将此人抓获得益于朝阳群众的举报。这些年,在朝阳警方的禁毒工作中,朝阳群众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

  今年3月31日,朝阳群众app正式上线。截至目前,通过app的举报,“三哥”所在的朝阳禁毒中队已打掉涉毒人员30余名。

  在“三哥”的“对敌经验”中,毒品贩子里惯犯较多,相应的反侦查能力也较强。

  以前,毒品交易都是面对面进行,毒贩经常会变换交易地点、交易时间等,在暗中观察,稍有风吹草动便会终止交易。这几年,随着公安机关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毒品贩子也在另辟蹊径,从面对面变成不见面,将毒品交易做得越来越隐蔽。

  就在不久前,“三哥”和探组成员刚刚抓获了一对中年夫妻,男子是贩毒的惯犯。他通过微信收钱后,让妻子提前半个多小时将装有1克海洛因的小包藏在了一个地方,然后电话遥控买家去寻找。

  经朝阳群众举报,“三哥”提前得到消息,在涉及的交易范围内布置了多个点位,安排便衣秘密录像。得知买家拿到毒品后,他们通过翻看录像内容发现是一名中年妇女到此藏毒,并通过追踪沿途的监控探头,发现该女子藏毒后在附近兜了好几圈才回家。

  该女子就是这名毒品惯犯的爱人。该毒贩为了防范抓捕甚至在自家门口安装了监控探头,随时观察楼道内的动静。“三哥”带着人在毒贩家门口避开监控的位置蹲守了两三个小时。户门突然打开,在那一瞬间,他暴起抓住门,其他人则冲进屋,将夫妻二人抓获,当场起获海洛因100克。夫妻俩有个孩子,正在上大学。孩子当场质问父亲:“爸,您跟我说实话,我妈这回参与了吗?”

  “三哥”说,这样的家庭里还能培养出这样的大学生,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