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南京 > 唯一副部女市长要来了南京如何“中游突围”

唯一副部女市长要来了南京如何“中游突围”

发布日期: 2019-12-20 19: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这位55岁的江苏人,转正后将成为现任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唯一一位女性市长。在此之前,韩立明是泰州设立地级市后首任女性市委,也是江苏地级市中唯一一位女性市委。

  据“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8日消息,江苏省委决定:韩立明同志任南京市委委员、、,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主任(兼)。

  另据《南京日报》报道,10月8日,南京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举行学习会,省委、市委张敬华主持学习会并讲话,市委、市政府党组韩立明,市政协主席刘以安,市委沈文祖参加。

  转正只是时间问题。作为土生土长的江苏官员,韩立明将如何治城?南京的首位度提升、“创新名城、美丽古都”建设,又将如何推进?通过其过往经历,或许能找到解题的思路。

  江苏有13个设区市,26位党政一把手中有18位为江苏籍,其余8位非江苏籍官员也多是在江苏求学或从江苏开始工作。(注:根据日前江苏省管干部任前公示,泰州新任、市长人选已确定)

  生于1964年9月的韩立明,是江苏常州人,1984年8月参加工作,30多年来从未离开过江苏。

  其中,老家常州是其仕途中“最长”的一站。自1989年7月进入共青团常州市委宣传部,到2011年5月调往南通,将近22年时间。

  在此期间,韩立明积累了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历任常州市钟楼区委、区纪委,武进区委、常务副区长等职。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韩立明进入常州下辖的县级市溧阳,历任市委、市长、市委等职,有了“主政一方”的经验。

  在溧阳工作近6年后,韩立明前往南通,出任市委、组织部部长,一年后任南通市常务副市长,于2016年开始担任南通市长,一直到2018年4月调往泰州担任市委。离开时,韩立明留下《毕竟南通不虚到》,作别这座待了近7年的城市。

  “交棒”之时,前任泰州市委曲福田曾这样评价他的继任者:韩立明是一名具有丰富工作经验的领导干部,经过多岗位历练,既长期在苏南地区担任领导职务,又有苏中地市的主政经历,坚定、处事干练,具有很强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具有很强的领导能力和创新精神。

  “我把在南通办公室挂着的当官不想发财、为民不遗余力、办事不图回报、工作不带私心的匾额带到了泰州、记在了心里。”她在就职发言中表示,要用十二分精力做“一二有用事”,做出群众的好口碑,追求历史沉淀后的好评价。

  据《光明日报》2011年报道,具有2200多年建县史的古城溧阳,有着“三山一水六分田”的自然禀赋,青山绿水之地,自然成了房地产开发商眼中的“聚宝盆”。如果在某景区旁边出让几宗地块,GDP就能拉升出漂亮的弧线。

  然而,韩立明认为,以出卖稀缺资源换取GDP增速的经济发展方式是短视行为,不具有可持续发展的潜力。5年多来,溧阳愣是没有在景区边出让一分土地。

  主政泰州,让韩立明成为泰州1996年设立地级市以来的首位女性市委,在江苏地级市中也是“独一份”。

  此番履新南京代市长,尽管不是“唯一”,(淮安市长蔡丽新也是一名女性干部),但从全国来看,由女性干部担任省会城市党政一把手,并不多见。

  有意思的是,前任南京市长蓝绍敏也曾担任过泰州市委,在其任上,泰州首设“蜗牛奖”,专门鞭挞那些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的部门和个人。

  而2018年7月,时任泰州市委韩立明在市委五届五次全会上宣布,决定设立“骏马奖”,对深化改革勇争先、推动发展走在前、狠抓落实行动快的单位和个人予以表彰。

  根据当地官方的解释,设立“骏马奖”是为了确立鲜明的导向,更有成效地激励广大干部干事创业、担当作为,其与“蜗牛奖”形成了奖优罚劣的闭环,“通过鞭打蜗牛引以为戒,激励骏马扬蹄奋进。”

  不断创新考核机制,正向激励和反向督促双管齐下,目的不言而喻。公开报道显示,截至今年7月,泰州已评选出两批“骏马奖”和八批“蜗牛奖”。

  另一方面,韩立明在产业发展上,强调培育地标产业,特色要鲜明,不求大而全。这与前任蓝绍敏颇为相似。

  拿泰州来说,虽然设立地级市只有23年,但其瞄准“医药”精准发力,形成了地方的支柱产业和城市名片。

  按照官方表述,泰州以大健康产业为标志,以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高端装备制造及高技术船舶、节能与新能源、新一代信息技术、化工及新材料五大产业为主导,以现代服务业为支撑,构建“1+5+1”现代产业体系。

  今年9月,江苏省副省长马秋林在出席第十届中国(泰州)国际医药博览会开幕式时透露,2018年,江苏省生物医药产业产值达到4147亿元,增长12.1%,实现利润527亿元,增长17.7%,其中,泰州市生物医药产业产值达到1082亿元,约占江苏全省的26.1%、全国的4.5%。

  围绕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等特色优势产业,打造一批“全省第一、全国前三、全球有影响力”的产业地标,任重而道远。

  最近两年,“六朝古都”南京开始极力给自己贴上“创新名城”的标签,不仅是为了树立新形象,更是为了破解困扰多时的首位度难题。

  作为泰州市委,她多次公开表示,要不断打破思维定势、冲破条条框框,用开放的视野拓展空间、谋划未来。眼下,泰州正在推进市区一体化发展,希望提升中心城市的首位度、集聚力和辐射力。

  “泰州地理位置居中,但思想不能居中。发展处于均线,但标准不能是均线。”韩立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泰州要加快改变“居中”现状,必须引导全市跳出“城河思维”、跨过“长江天堑”、激活“大海基因”,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突围中游、力争上游。

  在江苏省内,泰州还处在中下游水平,南京位列第二。但放到全国来看,这座省会城市只能排在二线,必然也需要“突围中游、力争上游”。

  而要实现这一目标,“人”无疑是关键当然,在吸引人才这件事上,南京比泰州容易不少。外界好奇的是,面对各大城市的花式“抢人”,新官上任的韩立明将如何为南京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

  去年11月,韩立明在泰州市科技创新暨人才工作会议上表示,当今社会人才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环境的竞争。我们做过一个问卷调查,在问到“最重要最需要完善的服务”时,51.26%的人才认为是子女入学,16.43%的人才认为是解决配偶就业,14.11%的人才认为是医疗保健,7.23%的人才认为是建设人才公寓。

  “这些都是人才最关心的问题,也是我们重点突破的领域。”韩立明说,泰州是有名的教育之乡,我们不仅要让“父母来泰州创大业”,还要让“子女来泰州上好学”。这次我们推出了高层次人才“学额奖励”制度,通过制度化的安排,让人才子女安心享受泰州高质量教育。

  今年全国,韩立明以全国代表、江苏省泰州市委的身份公开呼吁,应从国家层面、从制度层面,破解中小学教师编制管理困局。这背后,是其对城镇化进程中随迁子女入学难与教育资源供给不足的高度关注。

  韩立明说,再好的政策,企业和人才不需要或者享受不到,等于一纸空文。“我们制定政策,必须强化用户思维,站在企业和人才的角度。”

  可以想象,这位具有“用户思维”和“创新精神”的新任代市长,将为“突围”中的南京注入新的动力;于韩立明而言,如何让南京“不虚到”,考验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