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网络售烟治理遭遇新挑战

2019-03-24 08:19
TAG:

  “被骗了100多元,虽然不多,但不舒服。”自诩为“老烟枪”的赵伟(化名)最近有点郁闷,没想到买了二十多年烟,会碰上骗子。

  “我本来都是自己去附近商店买烟的,孩子也不让我在网上买东西。”但通过一个群无意加了一个“烟草专卖”的人之后,本想图个方便,不曾想对方收到钱之后一直没有发货,甚至人都“失联”了。

  尽管赵伟的这次“购物”没有成功,但目前,QQ、微信、贴吧、外卖、网上便利店等各种网络平台,“售烟”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随着外卖等服务的发展,通过平台下单,让他人“跑腿代买”更是成为了不少烟民购烟的新方式。

  “美国现货”“正品直邮”“商家直销”……这些统一的广告词后,总是以加微信、留QQ等联系方式作为结尾。

  除了像赵伟一样无意中在线上加了“售烟人员”,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更多的则是各个平台卖家积极地进行网络推销。

  在百度上输入“网络 卖烟”“售烟”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一些号称“烟草专卖商城”的网页就会跳出来。

  打开网页,软中华、硬中华、黄芙蓉王、南京……等各种牌子的烟草图片排列整齐,其中不乏万宝路等国外牌子,图片下方明码标价。

  记者点击一家“香烟网上专城”标价为300元的“软中华329”展示链接,就出现购买咨询所需要的“QQ客服”。

  而其中几家宣称“海外代购”“在美国买中国烟”的网站,用户直接下单即可,微信、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均可。而几乎所有这些标榜“诚信、质量第一”的“专业商城”留下的联系方式都仅仅是一个QQ、微信号或电子邮件地址。

  而在淘宝平台,虽然没有搜索到直接的烟草销售店家,但在商品图片上直接标示香烟价格,并指路“微信”的现象仍存在。

  近两年来,网上外卖、网上便利店等平台上的“售烟”问题更令人关注。6月25日,记者通过选定北京、上海等不同城市的定位,通过外卖平台搜索附近便利店,虽然直接卖烟的商家几乎难以找寻,但通过“咽”“煙”等繁体、同音、变字搜索,仍有商家直接售烟。

  记者联系了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客服人员表示,目前,无论是商家直接列明售烟,还是备注售烟,平台“一般都是不允许”的。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介绍,《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明文规定:“除了取得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或者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的企业依法销售烟草专卖品外,任何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通过信息网络销售烟草专卖品。”

  “线上没有法外之地。”邱宝昌解释,我国实行烟草专卖,只有通过许可机构备案的合法主体才能进行香烟销售,无论是线上线下都应当遵守烟草专卖法,这种线上“推销广告”和售卖都是违反规定的;即使是有实体销售许可证的商店,若通过网络渠道销售,那就使得“烟草专卖失控,流于形式”。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也认为,无论商店是否有许可证,都不允许网络销售;尽管外卖、网上便利店等平台提供的是信息服务,但若商家直接销售香烟,由于其购买交易都在网上进行,仍是不允许的,平台应该对商家审核。

  记者致电12313(烟草专卖市场监管热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网络售烟,首先,无法保证商家销售资质,一旦出现商品问题,消费者难以维权,其次,难以保证购买者“成年人”身份。因此,他们一经发现都会进行监管。

  记者注意到,因为“网络售烟”而被处罚的现象已非个例,通过裁判文书网搜索,涉及网络销售香烟,而违反“专卖”的相关案例,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300起。

  商家明码标价、或间接搭售香烟是明确不允许的,但现在兴起的外卖或网上便利店平台的“跑腿”“帮买”等服务模式呢?

  “我就买过。”钟含(化名)是这项业务的“常客”,“自己懒得跑,跑腿费也不贵”,他有时就会通过“爱鲜蜂”的网上便利店购烟。

  记者也尝试了一下,直接点开“饿了么”的“帮买帮送”服务,写明“香烟一包”的需求,在派单之后,配送人员经过电话确认商品价格,不到半小时,记者就收到了“利群”香烟一包,只需前期线元,线下支付配送人员香烟价格14元。

  一名配送人员告诉记者,帮着“买烟”不是一件新鲜事,“挺平常”,没有帮买服务之前,外卖单上“顺带带盒烟也会有”。

  12313的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任何网络渠道售烟都是不行的,但对于“跑腿”购烟服务“没法管”,主要原因在于,对这种行为无法“明确”界定。

  邱宝昌告诉记者,“跑腿”相当于代购,“规定烟草专卖,但没有烟草‘买’的行为限制,当然未成年人是不行的,所以要看具体如何认定”。

  但他也指出,尽管“帮买”表面上是代买服务,但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网络销售”,也是对专卖制度的破坏。

  赵占领则认为,跑腿购烟,除了跑腿费支付,购买行为、商品支付都是在线下,这种代买服务,至少在现行规定下,是没有明确禁止的。

  在他看来,“网络售烟”问题不在于网络的销售方式,而在于这方面缺乏制度规范和监管,“网络销售烟草并不可怕”,在他看来不必“一刀切”禁止,只要出台相关规定,如平台审核商家资质、落实实名制保障烟草销售的资质和保障不能销售给未成年人即可。

  邱宝昌也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烟草方面也应该针对互联网销售模式出台相关的规制措施,同时,由于线上、线下渠道存在差别,应根据不同的交易模式进行相应的规制,从而更好地规范行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