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夏斌:对经济转型保持信心 对风险提高警惕

2018-12-13 16:18
TAG:

  8月20日,由证券时报社、新财富杂志社主办的中国跨境投资并购资本论坛暨第十届中国上市公司价值评选颁奖论坛在扬州举行,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理事长夏斌,做了关于国家宏观经济形势的分析演讲。

  夏斌指出,中国经济已进入到不得不调整转型的阶段,两位数高增长已一去不复返,除了转型没有其他出路。目前,调整任务很重,很困难。消费提升缓慢,出口拉动几近为零,投资受限于债务压力。但是中长期来看,中国的增长依然有强劲动力,供给端和需求端都有潜力。

  夏斌不赞同市场上个别经济学家所持“中国发生危机的概率很小”这样简单、麻痹的观念。他认为,中国已经存在系统性风险的隐患。如果货币政策回归常态,政府不干预,那么风险就会暴露。中国必须居安思危,对风险保持警惕。

  夏斌首先回顾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经历的三个长周期,其中第三个周期也就是自2002年开始的十年时间,是中国人均收入增长最快的时期。夏斌认为,这个时期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取得飞速发展,主观上得益于两大因素,第一是人口红利的贡献;第二是制度改革的红利。特别是加入WTO,拥抱全球化。客观上的因素,是世界第一大国美国宏观政策失误,制造了一个大泡沫,刺激了我们的外部需求。一定程度上促使了中国经济的“超级繁荣”。

  中国经过这个阶段的高速增长后,经济实力在短时间内相继超过法国、英国、德国、日本,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2014年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也在逐年攀升,近几年为世界第一。

  2008年美国经济危机之后,过去出口和投资主导下的中国经济增长旧模式受到冲击。中国未来怎么办?夏斌在2011年年中就指出,调整与转型是必然的,从趋势看,未来中国必然是从两位数高增长的平台逐步迈向趋缓增长的平台,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决定的,不只是经济周期问题,也不是宏观政策力量所能简单支配的。

  为什么今天的调整很困难呢?夏斌解释道,自建国到2012年底,货币供应存量近140万亿元。2009年到2015年,仅七年间广义货币(M2)增加了近92万亿元。如此巨大的货币供应量,从全社会资产负债表看,资产主要体现在两种形态,一是企业已建的项目;二是在建的项目。现在经济下行,内外部需求缩小,企业销量下降、收入和利润下降等,必然出现利息和本金难以偿还的现象。因此,调整,意味着速度下降,速度下降意味着企业的破产、工人失业必然会增多,这是市场的规律。

  尽管如此,夏斌认为,在中国,对于经济调整还是应当有信心。而且目前也已出现一些好的势头,从产业结构、需求结构、工业结构、利润结构和出口结构等方面看,都在开始分化。比如高盛的一则报告显示,1995年中国出口最多的商品是鞋类、成衣、玩具等五大类,到2014年出口最多的前五大商品已是电信设备、自动数据处理机械、热阴极整流管、家具和首饰等。这说明中国经济已在积极悄悄转型中。

  而且,从中长期看,中国的增长仍是有潜力的,动力也很强。经过30多年的历练,中国的人力资本不仅较强,而且数量庞大,同时中国仍然是高储蓄国家,这是从增长供给的角度看。另外,从需求角度看也有潜力,中国城乡差距大、东西部差距大。提高收入和扩大投资都有需求,因此中长期的增长应该不成问题。现在急需的是改革到位,消除不确定性。要尽快提供改革的动力和红利,把政策调整到位,把潜在的利好变成现实的利好。当然也不能指望像2007年那样14%的两位数高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出现危机的概率很小,夏斌不赞同这种简单的分析观点,他认为,中国当前确实不会发生美国式的金融危机,不会出现大量的银行倒闭事件。银行当前不缺流动性,但是,中国已经存在系统性风险的隐患,之所以没有暴露,是因为中国央行已借鉴了别国危机后采取的一些政策,是因为有些地方政府在干预。而如果货币政策回归常态,政府不再干预,对于还不了债务的企业不再给予保护,那么风险就会暴露,很多企业会破产,工人会下岗。

  因此夏斌指出,对风险决不能掉以轻心,决不能从书本出发,按几个经济学比例去分析,必须居安思危。危机往往发生在“不会发生危机”的麻痹观念下,比如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

  对目前风险的警惕和防范,夏斌表示,现在看风险不能仅仅看银行,还要更多关注信托、银行理财、P2P、证券公司理财等在内的各种非银行机构,这些都是为了给企业提供融资而创造出的各种复杂交易模式。这些行为很多冠以“创新”之名,但复杂的交易结构其实蕴藏着很大风险。夏斌以2015年的数据为例指出,2015年规模以上企业负债仅增加3.579万亿元,但是整个市场上P2P理财、银行理财、证券公司资管等各方面的交易金额,加起来有二三十万亿元之多。这是当前中国政府应该严密关注的系统性风险点。

  事实上,目前银监会、证监会等监管机构对此都非常关注。夏斌提醒,在已经亡羊补牢的情况下,处理这些问题,同样又必须十分清醒。如果意识到杠杆已经过大,突然的去杠杆行为,也很容易引发风险。

  夏斌总结道,转型期的中国,总的原则是“守住底线,改革为先”。从出口、投资和消费上看,目前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中国作为第一大出口国,出口对经济的拉动已经微乎其微;居民消费需求的增长又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投资中的三大块,制造业产能过剩,基建投资受限于政府债务压力,剩下的房地产市场,夏斌认为,从长期看,政府不应该管房价,而应去建立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不应效仿英美按照资产市场的逻辑来培养房地产市场,而应该按照消费品市场来培育它。但是在眼前,短期内确实很难。长短期政策要兼顾,要协调。

  “中国经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调整不行,除了转型没有出路”,夏斌表示,转型到最后,标志性的成果就是居民消费水平会大大提高,对此要有思想准备。尽管投资的贡献率和发达国家比仍是比较高的,但是相对于我们的过去,必然是缓慢下降的。调整转型的结果,整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会更加合理,整个社会会更加和谐,居民的幸福度会提高,增长的速度也会慢慢稳住,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逻辑结果。